飞雪寒萱

【华武】npc爱情故事(一番完结短文)

风凉的阿蝉:

华武


龙套npc也要谈恋爱!


游戏里当然并没有这样的两个npc,都是我杜撰的。


 


1.


他是个npc,连名字都没有,纯粹放着当背景板的那种,就顶着个<华山弟子>的标签而已。


 


他的工作地点是华山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薛斌脸,碎空套,一撞就倒,没有特殊对话,不会触发奇遇,连行会白榜都无人悬赏他,无趣的npc,甚至没有玩家来试撞他看多少次后会变红,所以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红打人。


 


能打人或被揍也比天天傻站在这里吹冷风好啊。


 


他看着来来去去忙忙碌碌的玩家,忧郁地想着。


 


他唯一能到处走动的机会就是停服维护,所有玩家都下线了,工作人员忙着上更新修复bug,他们这些无人注意的npc们就可以趁机乱逛。反正不论走到哪里,只需要工作人员轻轻一敲按键或者按鼠标,他们就会尽数回归原处,等待玩家们上线。


 


有回他在江南闲逛,路上遇到一个着武当衣衫的弟子,和他一样没有名字,头上只顶着个可怜的<武当弟子>,只是还多了一个<路痴>标签。


 


他很少去跟那些每天收礼物收的仓库都堆不下的人气npc搭话,而一些有名字的普通npc虽然偶尔会与他们聊天,却常常分不出他们这些没名字的龙套谁是谁,只有他们自己才看得出来这一个和那一个的区别。所以他喜欢找一些与他相似,没有名字,批发建模脸的npc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唉说起来为什么人家武当的统一脸就看上去好看这么多呢!


 


路痴正茫然地上下左右看,一副典型的迷路样子,见华山弟子来了,就像捡着根救命稻草似的,小跑过来满含期待地问:“兄台,请问你知长白山如何去吗?”


 


华山跟武当有积怨,但也不是所有弟子都对此耿耿于怀。


 


侠肝义胆乐于助人的华山弟子思考良久,十分诚恳地说:“抱歉,我也不知道。”


 


武当弟子眼睛里的光一下子就熄了,很失望但是很礼貌地说:“哦,这样啊,那还是谢谢你……”


 


瞧他那被霜打蔫的样子,华山弟子有些不忍心,便问道:“你为何想要去长白山?”


 


“我想看雪,我这么大,都还没看过雪呢。”


 


一定是个南方程序员做出来的npc。


 


华山弟子眉毛一挑:“要看雪我华山多的是,何必去那长白山,来我华山就是了。”


 


“可是”,武当弟子低着头又偷偷抬眼看华山弟子的神情,显得很纠结,“我们武当不是和你们华山关系很不好吗?我……我有点怕……我,我武学不太好的……”他天赋一般,也不算努力,每天也不怎么想事,拳脚功夫差劲,只懒洋洋地混日子,看天上的云,看脚下的花,听玩家们的八卦,经常听师兄们提起上华山讨债打架云云,心里对华山的印象只剩“血腥”了。


 


华山弟子自来熟地揽过他的肩:“安啦安啦,我罩你,没人会找你麻烦的,我们华山又不是虎穴狼窝。”


 


武当弟子心里开始动摇了。


 


华山弟子看了眼天色,吹了声口哨:“要来快点儿,时间好像要到了哦?你实在不能接受的话,那我先走了。”说完就放开武当弟子,要往前走去。


 


“……等等!”路痴慌忙跟上去,生怕被抛下在江南这个他并不熟悉的地方。


 


 


2.


武当弟子本来以为会被行注目礼,但实际情况是,他跟在华山弟子后头上山,一路上并没有什么npc朝他投来什么探究的目光,就好像他们两个是透明人似的。


 


毕竟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背景板龙套罢了。路痴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难过地想着。


 


说起来前面这个华山弟子也没有名字啊。那我要怎么称呼他呢?还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停下来帮助我呢,以前碰到的人,看到我是路痴,又只是小龙套,基本都会直接走掉。


 


“那个,兄台?”武当弟子叫住他,“我们也算认识了吧,请问要怎么称呼你呢?”


 


华山弟子转头看他,过了一会儿为难地挠挠后脑勺,“啊,我没有名字,别人都直接喊我‘喂’。”


 


“可是这样不太礼貌。”


 


华山弟子在心里嘀咕着武当出来的讲究就是多,嘴角却不自觉地扬起,心里有种……暖洋洋的感觉,没有胡辣汤那样呛人的极其柔和细微的温暖,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认真地问他,请问我要怎么称呼你呀,这让他感觉到一些很特别的东西,一些能让他产生“自己是特别”这样念头的错觉。


 


武当弟子皱起眉头认真思索起来:“要不,你现在替自己起一个名字?嗯,我也可以考虑给自己起一个名字,以后自我介绍的时候还有话可说。”


 


尽管这回起了名字,某一次更新就可能把这些赘余的数据全都清除,但是,有了名字,总是不一样。


 


华山弟子却不以为意,调侃道:“你还要什么名字,我觉得嘛,就叫你小路痴好了。”


 


武当弟子涨红了脸,华山弟子已经做好了被破口大骂的准备,结果只等来一句一点都不凶悍的:“不好听!”


 


如果说路痴还有什么值得称道的优点,那就是脾气好。他总是慢吞吞懒洋洋的,反应上好像也比别人迟钝,于是连生气都很少生气。如果有玩家愿意去试探他,也许能很惊讶地发现,这个npc怎么撞都撞不成红名,只是可能撞多几次,他就会赖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生气也是件很耗费力气的事情呀,他想。


 


华山弟子瞧着他那涨红了脸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笑完才喘着气说:“就这么决定了,我以后就叫你小路痴了,怎么,不喜欢的话我换一个,小白痴?”


 


武当弟子现在才发觉这个人实在是无聊至极,难怪那么多师兄提起华山弟子时都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他虽然不算生气,但还是很不开心,决定自己不能由着被人调戏,一定要反击回去,于是狠狠瞪着他说:“大傻瓜!”


 


华山弟子这回笑得直接在雪地上打滚了。


 


武当弟子感到很茫然。我骂了他,他都不生气的吗,为什么还在笑?果然是傻瓜吧。武当弟子对于他笑得躺在地上这件事颇为羞赧,于是从地上挖起一捧雪,毫不客气地就往华山弟子领口里塞。


 


“卧槽你做什么!想冷死老子啊!”华山弟子一个激灵就跳起来,顺手抓起一捧雪报复性质地往武当弟子脸上抹,“想害我,你还嫩了几百年呢哼哼。”


 


事情就演变成了一场鸡飞狗跳的雪仗,场景十分惨不忍睹,第一次玩雪的武当弟子几乎是被吊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常年喜欢偷懒的武当弟子很快就举双手投降,气喘吁吁地趴在雪地上不肯起来。


 


“你也太弱了吧,却锻炼啊小朋友!”无敌最寂寞的华山弟子蹲在他面前有一搭没一搭地把雪泼到武当弟子头上。


 


“我……我们武当,武当是……是内功,重内功……”武当弟子调整着呼吸辩解道。啊,背上的匣和盘好重好重,起不来啦。


 


最后华山弟子拍着路痴的脑袋:“得了吧,你门派里懒成你这个样子的也少吧……靠!不许甩头,你头上全是雪甩我一脸了好吗!咳咳,不闹了不闹了,说点正事,我也想不到我该叫什么,要不这样好了,看上去我比你大,你就喊我一声大哥如何?”


 


“大……”武当弟子故意拖长了语调,“傻瓜!”


 


“你这个弱鸡又记仇的路痴!”


 


“你这个又穷又斤斤计较的傻瓜!”


 


3.


时间要到了,完成人生夙愿看够了玩够了雪的路痴恋恋不舍,有点不想回去。


 


他有点不安地说:“也不知道这次记忆能不能留着,应该没有多很多数据出来吧。”


 


华山弟子陷入了沉默,他自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作为龙套npc,他们对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控,对自己的记忆也无法掌控,毕竟他们本身,也都只是一堆可有可无的数据而已,不过是为了摆着显示游戏世界的丰富。


 


不过他很快又笑起来,华山弟子本来就不该垂头丧气的,就算有那么多无法掌控的事情,但是曾经存在过的记忆,就是存在过啊,任谁也无法将其抹除,只不过是以后可能被遗忘而已,他又一次揉乱路痴的头发:“瞎担心什么呢,我保证记着你。”


 


“你知不知道我们武当弟子的头是不可以随便摸的,发冠好不容易整好的……”路痴这么说着,但也并没有阻止对方的魔手。


 


“这样吧,我送个东西给你,你以后应该也不会忘记我了。”华山弟子把腰间造型简朴但玉质温润的萧解下,满不在乎地把它放进武当弟子手里。


 


每个华山弟子都有一把箫,这把箫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你只要来这里,看见一个没有箫的华山弟子,你就知道,那是我。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你认识我,你知道我,你就是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武当弟子愣愣地望着他,好久没有什么反应和动作。华山弟子有些不自在地转头道:“想来工作人员应该也不会注意到我们这些小事吧,你多拿个箫应该也不会被修复的。”


 


武当弟子突然凑过去,脸离得很近很近,华山弟子忍不住后退几步。


 


武当弟子拿着箫,一脸坦然,双眼澄澈,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华山弟子的耳边突然听不见声音了,只有按理来说是心脏的器官传来前所未有的震动,就像他是个活生生的人似的,但他知道,那一定只是错觉,他的眼睛里也渐渐没有了绵延的雪山,没有了黑瓦白墙,没有三三两两的闲杂人等,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认真地看着他。


 


他看见,那个人笑了起来,像是整个华山的雪都化尽了,河面的冰融进汩汩而流的清澈的水里,风中没有雪,只有在阳光下飞舞的花瓣,那应该是春日的花,懒洋洋的,又生机勃勃,鲜艳而娇嫩,尽管平凡得太不起眼,却是他能想象出来的最美好的东西。


 


那个人说:“你送我礼物,是喜欢我吧。我还是第一次被人送礼物,第一次被人喜欢……我也喜欢你好不好呀?”


 


好。


 


他听见自己这么答道。


 


END



评论

热度(424)